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销魂叹】【作者:ppx】
【销魂叹】【作者:ppx】
字数:4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龙都,逐鹿市,硝烟弥漫,杀意盎然。

  这是一个帮派林立,群雄割据的大时代。执政党统治强硬,手腕铁血。而凌驾于政府之外,更有无数大小势力割据一方,自治为王。

  强者为尊,实力至上,这是亘古不变的乱世法则。

  正值午夜,本该是万物蛰伏,新陈代谢的萧条时光,而逐鹿市依旧霓虹璀璨,车水马龙。

  五三成群的混混四处买醉徘徊,打扮暴露的站街女勾肩搭背,一栋栋造价斐然的后现代建筑,形形色色的赌场,夜店密布其中,喧嚣而浮躁,这本就是充斥着欲望贪婪与黑暗的年代。

  司空见惯,笙歌阵阵,爱欲横生,今夜,又有几家欢喜几家愁?

  偏居一隅,城北警备派出所。

  「咯噔咯噔,」清冷的过道上突然传来清脆的高跟鞋声,转角处,一名女警官从审讯室走了出来,阴沉的神色,却掩盖不了姣好的容颜,职业的白色高领寸衫,脖间别了一款深色的玫瑰领结,深蓝的束腰警服,包裹住丰臀的紧身热裤下,诱人的黑丝长腿配着一双锃亮的尖头高跟鞋。女警从口袋中掏出纸张,用力而细致的擦拭着纤细的双手,一脸厌恶的嘀咕着:「垃圾,脏了我的手」。

  女警身后,随之有两名警员死狗一样拖出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目光溃散,气息微弱,俨然才受过一阵毒打。

  「萧姐,怎么处理他」高个的警员小心询问眼前的女子,刚才那顿审讯他是全程目睹,虽然对这位女上司的心狠手辣早有耳闻,可亲眼目睹,还是忍不住心惊胆战。

  看着地上进气越来越少的男子,名叫萧凤凰的女警官忍不住眯了眯好看的眼:「安个贩毒的罪名,直接处理掉吧。」这样的草菅人命,便是在场的两名警员都是不约而同的浑身一激灵。

  「萧……萧警官」早已不成人形的男子听到自己的生命就被这样的判决结束,求生的欲望让他挣扎着使出最后的力气,缓缓爬向萧凤凰面前,冰冷的地板上留下一道清晰可怖的血迹,模糊的视线里,那双美的动人心魄的黑色高跟近在眼前,不顾一切的抓住,「放……放过我」

  萧凤凰看着脚下的男子,皱了皱眉头,转动脚腕反踩住抓上来的手,用力的踩了下去,才经过一顿毒打的男子还是忍受不了十指连心带来的痛苦,低声的哀嚎着。

  「垃圾」萧凤凰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不愿意多浪费,这男子在她眼里自然是低贱的还不如路边的野狗,逐鹿市每天都有这样因家境贫困而出来搏命的混混被抓进来,下场都不会好到哪去,而这个混混不同,似乎和市里的大势力有些牵连,本想着能从他身上发掘一些蛛丝马迹,可一顿审讯,屁都问不出一个,这让本就好大喜功的萧凤凰颇为恼火。

  不想还罢,这一想,怒从心头起,尖细的高跟本还踩在混混的手上碾着,对着那张鲜血淋漓的脸,突然暴起,直勾勾的踢了过去。

  「啊!~ 」又是痛苦的哀嚎,在旁观看的警员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低下头不敢吱声半句。

  「听说秦家刚被抓进来一个人?为的什么事?」施虐后的萧凤凰置若寻常得收回脚,抱着胸,仿佛刚刚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

  「对,来头不小,听兄弟们说,好像是秦家的义子,至于原因吗,是……」高个的警员说的小心翼翼,派出所的兄弟上上下下都知道,有两种人是萧凤凰最痛恨的,一种是强奸犯,还有一种……「原因是嫖娼。暂时还没人保释,关在扣押室里。」

  「什么?」萧凤凰的眼里泛起一丝阴狠,跺了跺脚,踩稳丝袜包裹的高跟鞋,自言自语着,「秦家的义子啊,看来,今天是睡不成觉了,呵呵……」

  「谁也不准管,我要亲自去会会这个人」萧凤凰吩咐着,随意一撇头,「命挺硬啊,还没死呢。」地上刚被踢断了鼻梁的混混已经停止了哀嚎,就着地上一摊渗人的血渍,痉挛着,蜷缩在墙角边,这是一条生命仅剩的最后一点意志。
  「送送你吧。」沉闷下来的过道,昏暗的灯光下,面无表情的萧凤凰,轻轻摸了摸丝滑的黑丝长腿,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混混,忽然抬起脚,本就锃亮的高跟鞋上沾染着男人的鲜血,另类而血腥的美丽,生无可恋的混混只能看着黑丝包裹的秀腿,悬在头上的平滑鞋底,狠狠落下……

  萧凤凰伸了个懒腰,用手擦拭去脑门上刚因剧烈运动而微微渗出的香汗,该去会会那个秦家人了。

  高个警员负责把混混的尸体拖走处理,萧凤凰点起一根烟,看着留下来的警员,这是刚进警局的新人,家里有些背景,长相也还出众,白白净净又人高马大的,又不多话,倒是招人喜欢。

  有些压抑不住因为施虐而产生的兴奋了,萧凤凰猛吸一口,白茫茫的烟雾从鼻孔里钻出,缭绕而上,本就火辣的身材因为一根烟更添妖艳的气质。

  小警员眼神里满是畏惧,哪敢打扰上司吞云吐雾,更找不到借口离开,只能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过来,」萧凤凰倚靠在墙边,勾动手指。

  小警员提心吊胆的走近,闻到萧凤凰身上好闻的体香,还有……刚沾染上的血腥,忐忑着摸不清这位女罗刹的心思,可萧凤凰下一个动作,让他瞬间就明白自己将要面临的事情了。

  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的肩膀,被用力压了下去。

  萧凤凰脸上渐渐燃起炽热的兴奋,伴随着的,还有毋庸置疑的命令,这位警区凤凰,此时如同高傲的女皇,使唤身边的侍从,简单,更加粗暴,肿胀感开始充满下体,本就柔软的阴道也伴随的蓄势待发的情欲慢慢敏感起来,感觉每一个动作,都带来酥麻的快感,忍不住把小警员的头压了下来。

  小警员还未来得及反应,头已经被女上司纳入胯下,浓郁的女人下体的骚味传进鼻子,小警员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萧凤凰的本还春意荡漾的脸庞上,只剩下贪婪和索取,凌冽的眸子让警员瞬间联想到,刚才上司脚下那条可怜逝去的生命,只是,只是……

  这是……警局!还是在警局的过道上!虽然已是深夜,可居然要在这里……初来驾到没多久的小警员感觉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在颠覆自己的世界观,略微挣扎过后,便是屈服与崇拜,毕竟,这位手段残忍的女上司是个姿色卓绝的美人儿。
  小警员动手去解萧凤凰的热裤,却被响亮的赏赐了一个巴掌。

  「用嘴。」小警员连忙低头应承,用嘴去轻扯上司的衣扣,解下,漏出连裤黑丝包裹的神秘部位。

  「嗯,去审讯之前,我需要……」萧凤凰感受着下体部位,小警员伸进来温暖的嘴巴,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好好放松一下。」

  城北警局,扣押室。

  刺眼的led大灯,肃穆的审讯台,剩下的就只有空洞洞的屋子。屋外的三两警员一脸疲惫的打着哈欠。而屋内,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阴影里,坐着个沉默的男子,区别于所有被抓进这间扣押室的人,这名男子既没有一脸满不在乎的嚣张气焰,也没有犯罪被抓后的焦躁不安,只是面沉如水的坐着,不吵不闹。
  男子长相普通,略黑的肤色,一身常见的休闲外套,干净利落的板寸头,神色自然,不卑而不亢,这样的人,很难让人联想到作奸犯科的黑社会形象,以至于让当时接到风声后硬着头皮去抓捕的警员一度认为抓错了人,盘问再三,才确定这个男子的确是大有来头的人。

  秦家家主秦天启收的第六名义子,秦笙箫,有些舞文弄墨的味道在里头,和秦家盎然矗立逐鹿市的巨头形象有些格格不入,所以外人都叫他秦小六。

  秦家是逐鹿市诸多势力中的佼佼者之一,逐鹿市原住民的势力分支,从祖辈至今,一脉多传,能人异士辈出,雄踞逐鹿城南,各行各业都有秦家子嗣,以至于秦家垄断了逐鹿市大大小小接近五分之一的经济命脉,在这硝烟四起的乱世里,傲视与众。

  有好事者一直期盼着这样的大家族与政府之间的鹬蚌之争好从中得渔翁之利,可整个逐鹿市的大势力似乎与执政者达成了不成文的条例,势力血拼,厮杀再过惨烈,只要不涉及到政府利益,都会被默认甚至纵容,里面七七八八的暗黑学让一般人难以揣度。

  可总有一些狂热的激进份子,想要去触这些大势力的霉头,比如,明面上以萧凤凰为首的城北警备处。

  「吱呀」冗长的开门声,一条线条优美的黑丝长腿当先迈入房间,伴随着柔缓轻盈的步伐,萧凤凰走了进来。

  这位除却「警区凤凰」之外还有更响亮更招人认可的「罗刹」的凶戾外号的女警官,笑意盈盈的样子让屋外的看守都忍不住一阵冷颤,这是骨子的惧怕。这位上司,阴晴不定早已习以为常,可她为数不多的漏出这般甜美微笑的背后,让看守想起那一次次难以忘却,惨无人道的审讯,有些同情扣押室里的那名犯人了。
  在屋内站定,丢掉手上的烟头,用脚缓缓踩灭。

  萧凤凰感觉浑身刚刚舒缓下来的细胞又开始兴奋,沸腾。刚刚纵欲享受后的下体,又伴随着即将展开的交锋,而潮湿起来。

  就在刚才,时间,地点,恰到好处,听着刚认识没多久的男人跪在胯下亲吻自己私处而发出滋滋水声的美妙感觉,让她回味无穷,那名人高马大的小警员,吃了春药般的疯狂,在她的胯下辛勤劳作,生涩但更有力的舔舐让她很快就泄了身,她满意的拽住他的脑袋,一脸从自己私处摄取出来的的阴精,鼻子上更是沾着忙碌一天而分泌出来的白带,那小警员似乎还对她胯下的美味恋恋不舍,又尝试着钻回去,却被她一脚踩在脸上踢开了,没有言语,没有命令,只是一脚,让他像狗一样,爬开了。

  因为这里有更刺激更值得应对的人,在等着她。逐鹿市南城的龙头,秦家的义子,嫖娼被抓后,会是怎样的表现?

  夜色清冷,刚才赶来审讯室的路上,萧凤凰已披上一件黑色风衣,存托着风衣内包裹紧致的制服若隐若现,好一个人间罗刹!风姿卓绝,却又暴戾冷冽,令人望而生畏。

  「咯噔咯噔」萧凤凰踩着重重的步伐走过去,还沾染着鲜血的黑色高跟,击打在扣押室的瓷质地板上,宣示着自己的到来。

  「秦小六?」萧凤凰冷冷开口,想了想,一转身对着悬挂在扣押室四周的摄像头挥了挥手,传达关闭摄像头的命令,然后咧开上翘的嘴角,冷笑连连。
  黑色的高跟鞋,抬起,冰冷的鞋尖,挑衅而羞辱的抵住了眼前男子的下巴。
  「听说是嫖娼被抓了?这么空吗,秦家的少爷。千人骑万人睡的婊子,你也爱呀,呵呵……」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和反抗,萧凤凰轻轻「咦」了一声,俯下身,看着被自己轻蔑踩住的男子,仔细端详起来。

  这次被三哥四哥拉着去逐鹿市最大的娱乐中心「皇上煌」赴约,听说是有背景深厚的大人物牵线搭桥,想要和秦家做场生意的,具体内容,秦小六本就不上心,直到来历不明的谈判对象突然消失在饭桌上,阵阵困意席卷而来,脑海里第一反应,被下套了。

  然后,晕厥,醒来发现已经置身在「皇上煌」香艳的情趣套房内,旁边躺着赤身裸体娇艳欲滴的「皇上煌」头牌,还有,破门而入的警察和冰冷的手铐。
  从赴约到抓捕,前后不过短短一个小时,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让人不去怀疑都不行。不过一向信丰「既来之则安之」的秦小六,倒也没多少害怕,逐鹿市里能在身后的秦家太岁头上动土的神仙,屈指可数。

  然而事实就是这般打脸,面对接踵而来的侮辱,小六本来沉静的内心终于掀起波澜,这只看似香艳实则残忍的「警区凤凰」早有耳闻,只是想不到,萧凤凰似乎一点都不忌惮他的背景。

  「跟姐姐说说,你是怎么玩皇上煌的头牌的?嗯,看你这小身板,经得起折腾吗,」萧凤凰的眼睛越来越深邃,语气愈发勾人,而神色却愈发冰冷起来,抵着小六下巴的高跟鞋尖,挑了又挑,然后更肆无忌惮的踩上小六的脸,「你们男人是不是看见女人的逼就跟狗一样狂热,有没有流着哈喇子学狗叫,哈哈哈」。
  小六的脸被硬生生的踩靠在后背的墙上,这滋味,确实不好受,被一个女人踩着脸羞辱,小六只有努力耐着性子一言不发,这时候,随便说什么,都可能给秦家带来麻烦。

  很显然,萧凤凰不愿意给他一直沉默的机会。

  「看你这老实巴交的怂样,估计在床上也就是个三秒的货色吧,该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古怪嗜好吧,恩~ 」萧凤凰说着,用手掀开盖在膝盖上的风衣,然后,淫靡的景色跃然眼前。

  风衣下,原本该包裹大腿的短裤不知所踪,性感的连裤黑丝,也被从中间撕扯开来,而撕扯的部位,有些黝黑的阴唇外翻着,裹着浓密的阴毛,更有看不清楚的液体顺流而下。

  「姐姐才享用过男人的嘴巴,恩,那小舌头,真是灵巧,让姐姐泄了好多,可仍旧不过瘾呢,你说怎么办,秦家少爷,」萧凤凰用手摆弄着风衣的下摆,好看的双眼盯着小六。

  小六不是圣人,这样的场景让他难以把持,可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在内心坚持着,被牢牢踩在墙上的脸,倔强的想要转过头。

  「啊哟,到底是秦家的人,挺有骨气吗,」萧凤凰的口气里夹杂上了恼怒,接二连三的软抵抗,让她有些怀疑面前的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美目连连翻转几周之后,放下了踩着小六的脚,蹲下身对着沉默不语的小六伸出手,捏住刚被踩过还带着鞋印的嘴巴,翻来覆去的把玩着,笑容里的戾气越来越重。

  「我倒想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嘴』硬」

  小六的头又被重新按回到墙上,萧凤凰岔开腿,跨过小六坐着平躺在地上的双腿,迎着小六抵在墙上的嘴,慢慢靠了过去。

  狰狞的女性私处就这么凑在脸前,想要挣扎,被拷着的双手无济于事,小六感觉心脏开始扑通跳动起来,近在咫尺的阴唇上,几滴说不清的液体摇摇欲坠,想要后退才发现早就退无可退,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只能看着眼前娇艳的女人叉着腿,把下体,靠的越来越近。

  「闻一闻,骚不骚。」

  小六转头,却又被萧凤凰粗暴的用尖尖的鞋跟踩下,又用脚背抵着脸颊翻转过来。

  「不愿意给姐姐舔,那,姐姐的尿,总愿意喝吧,恩……哈哈哈哈。」
  萧凤凰的话让小六猛的一惊,原本厌恶屈辱的内心深处,蓦的升起一段另类的快感,这下,真的逃不掉了,小六有些怅然。

  小姐,小六,要对不起你了。「啪嗒」水滴滑落的声音,小六本能的抿住嘴,那是从眼前女人的阴道里流出来的东西,滴在鼻子上,那股子腥骚的气味更加浓烈了。

  萧凤凰看着胯下男人的窘迫模样,享受着操纵一切的快感,「喔……」轻叹着,抖动腰身。

  于是又有一滴,落了下来,这次直接滴在嘴角,小六有些窒息的难受,忍不住长长的喘息,那味道便顺着溢进嘴里,咸咸的,还有点尿味。

  赤裸裸的视觉冲击,直面女人最隐私神秘的部位。

  小六惨然一笑,真的快要憋不住了,憋不住,想要把舌头伸过去的冲动,一万次憧憬,却没想到,会以如此屈辱的方式来和女人打交道。

  「姐姐要尿了,接好了。」萧凤凰用手指很有技巧得抚慰着已经硬邦邦的阴核,弯曲膝盖,让下体离男人的脸更近。

  「咣当」门外忽然传来剧烈的打砸声响,真不知道,该形容是大煞风景,还是恰逢时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